登陆

韦思谦持纲不避权豪,褚遂良等大臣都从前因他被贬官职

admin 2019-12-14 368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本文系作者明金独家原创,未经答应制止转载

韦思谦(?horse-689),本名仁韦思谦持纲不避权豪,褚遂良等大臣都从前因他被贬官职约,字思谦,郑州阳武(今河南原阳县)人。他生活在唐代前期,考中进士后,曾出任当地县令,因为因公务受过细微的处分而一直不得提高。后来,吏部尚书高季辅独具慧眼,以为小缺陷不掩大德,特意选拔他出任督查御史。从此,韦思谦韦思谦持纲不避权豪,褚遂良等大臣都从前因他被贬官职遭到世人的注目,永徽元年(650),中书令褚遂良用极低的价格购买了中书省翻译人员史河担的宅地。

韦思谦画像

依照唐律规则:官吏在自己统辖范围内卖物或买物,按时值有剩下获利的,依照获利的多少以乞取监临财物罪论处。假如是依托权势强买强卖,即便与时值相合;也要受答刑五十;假如有获利的,则按获利的多少计罪。所以,褚遂良的所为,已归于利用职权的贪婪行为。这时,正担任督查御史的韦思谦以为:一个胜任的御史应对行使弹纠不法的职权有高度的责任感,御史的举动就应当收到不坚定山岳、震撼州县的作用,不然的话便是不胜任

《唐律疏议》

因而,他传闻此过后,当即上疏弹劾。当此案交给司法机关审理时,大理丞张山寿以为,应当判处褚遂良罚铜二十斤以赎罪。更有甚者,大理少卿张睿册以为依照估法应判处褚遂良无罪,妄图借机巴结褚遂良。就在大理寺卿相互争论之际,韦思谦再度上疏弹劾张睿册舞文弄法。他以为,只要官方买卖才干根据估法,臣子私下买卖应以两边满意为准则,何况园宅及地步不在买卖的领域之内,怎能根据估法科罪呢?张睿册如此舞文弄法,附下罔上,怎能在大理寺任职呢?朝廷因而将褚遂良、张睿册悉数贬官。

褚遂良画像

后来,褚遂韦思谦持纲不避权豪,褚遂良等大臣都从前因他被贬官职良又被起用为宰相,韦思谦被他托故贬为清水令(今四川垫江县东北)。在为他践行时,有的人好意劝他往后遇事要收敛些,不要崭露头角。但韦思谦却一点也不为此次贬官而懊悔,他却达观地对世人说:“大丈夫处在法律的方位上,就应当赤心报国,怎么能为了维护妻儿老小而碌碌无能呢!”如此慷慨激昂,充沛坦露了他匡持纲纪,不畏权贵,矢志不移的胸襟。永淳元年(682),韦思谦由尚书左丞改任御史大夫。每次见到王公贵戚,他都不可拜礼,有人劝他依照例行拜礼好避开祸端,他却昂然笑道:“身为朝廷的督查官员,怎能行拜礼来献媚他们呢!我原本就应当有自主权的!”

韦思谦任御史大夫

其时,武候将军田仁会与侍御史张仁愿联系不好,田仁会便借机诬奏张仁,当唐高宗亲身质问张仁愿时,张仁伟被出人意料的罪名吓懵了,他语无伦次,底子不能为自己辩解。就在这时,韦思谦挺身而出,言辞恳切地对高宗韦思谦持纲不避权豪,褚遂良等大臣都从前因他被贬官职说:“我和张仁伟是上下级,比较了解工作的本相。假如相信田仁会一面之词,就会使张仁伟遭受不白之冤。已然张仁精窝囊得不能为自己辩解委屈,就请答应我来替他答复这个问题。

张仁愿

经高宗同意后,韦思谦就针对田仁会的诬奏“辞辩纵横,意旨明畅”,层层剖析,最终证明张仁愿的确是无辜的。高宗心服口服地释放了张仁神。《旧唐书》中谈论韦思谦在法律时可以坚持准则,不避权豪;并且韦思谦持纲不避权豪,褚遂良等大臣都从前因他被贬官职还能自强不息,忠心报国。可以说,这是对韦思谦终身的最好点评。韦思谦的法律精力深为后人所推重,成为法律者效法的榜样。

参考资料韦思谦持纲不避权豪,褚遂良等大臣都从前因他被贬官职

《旧唐书》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